法甲

儒世道皇 第二百六十三章:千里共婵娟

2020-01-16 18:12: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儒世道皇 第二百六十三章:千里共婵娟

随着林天将这首《水调歌头》写了出来,立刻便有才气在林天身边凝聚不散。

天昏地暗,日光阴沉。

整个天地都放佛是笼罩在了一层淡淡的忧伤的感觉之中。

林天笔下不停,好似龙蛇游走。淡zǐ色的才气将整个擂台都笼罩在了其中。

“又是一首绝世诗词,这家伙简直就是变态。”李连鹤对于林天以诗词引动天地共鸣已经是见怪不怪,在他的心中早就已经将林天归类为了怪物异类。

用李连鹤的话,天下文士分为两种。一种是林天,另一种则是剩下的所有文士。

《水调歌头》此词是苏轼中秋望月怀人之作,表达了对胞弟苏辙的无限怀念。运用形象描绘手法,勾勒出一种皓月当空、亲人千里、孤高旷远的境界氛围,反衬自己遗世独立的意绪和往昔的神话传说融合一处,在月的阴晴圆缺当中,渗进浓厚的哲学意味。

可以说是一首将自然和社会高度契合的感喟作品。

现在林天在这个时候将这首词抛了出来。目光遥望大夏看台,便仿佛是在望着在三楼的拓宣龙儿一般。真正是契合现在的场景,就如当年那首《无题》的意境。

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诉说衷肠。

顿时让整个台下又一次的沸腾了起来。

“这家伙一直都走这种忧伤的失恋风格么?”南轩揉了揉记得头,回过头来向着坐在边上的玉璇玑问道。

“这种事你要问易水。我又没失过恋,你问我我也不知道。”玉璇玑望着台下的林天,眼神复杂,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眼眶微红。

“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生气。你再这般揭我的短,小心我把你当年给我写的情书拿出来贴在义殿门口。”

易水面色淡然,向着玉璇玑轻声说道。

玉璇玑面色微红,盯着易水双手紧握成拳。沉默了良久,终于还是放下了手。

总不成真的在这书院大会上上演一场亚圣大战吧?

若是真的如此,也未免太过不靠谱了一些。玉璇玑这点大局观还是有的。只不过这易水也实在太气人了一些,不过是年少之时一些荒唐往事,竟然都过了这么多年还提出来。也就是这附近没有外人,大家都是当年的老人了。

要不然的话,玉璇玑只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立刻将附近的人都杀干净灭口。

“当年要不是和南轩你打赌,我又怎么会被易水嘲笑了这么多年。”玉璇玑气鼓鼓的向着南轩望了一眼,手掌一翻,差一点就直接一道文心天雷砸在南轩的头顶。

“当初是你说易水的情伤没有那么严重,你只要出马立刻就能搞定他的。情书当初是卓河写的,你现在怪我可不太好吧?”南轩看到玉璇玑一副就要出手的模样,连忙伸手抱住了头,无比郁闷的向着玉璇玑叫了起来。

“管我屁事。”卓河骂了一句,将椅子向着易水的身边挪了挪,防止玉璇玑突然出手而殃及池鱼。易水则是开口轻声的笑了出来。

目光落在了下面的看台上,一行人已经开始帮着雨欣在组装那一副巨大的编钟。易水不由得微微一笑,转过头来向着玉璇玑望去,示意她过来看看。玉璇玑收了法决,来到了易水的身边,低头望了下去。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我们都已经老了。”易水伸手在玉璇玑的头顶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长发,神色之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宠溺。

当年他们几个都是同窗学艺。最后竟然都成为了亚圣。现在想来实在是一种奇妙的缘分。易水年纪最大,一直像是哥哥一般的照顾众人。现在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倒是让玉璇玑他们都唏嘘不已。

“这林天很有趣。我看过他的诗。《剑器行》《无题》《破阵子》再加上今天这一首《水调歌头》,很难想象这些不同风格的诗词竟然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让我都不得不觉得他是个天才了。”易水安抚了暴怒的玉璇玑,目光落在了台下,开口轻声说道。

“的确天才。我得到了他那副《剑器行》的初稿,稍加凝练,竟然成了一副圣人文宝。我实在是想不通这是怎么做到的。”南轩向着易水开口轻声一笑,淡然说道。

台下的林天那里知道上面的亚圣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只是向着雨欣望了一眼,神色之中说不出来的古怪。

“怎么了?拿过来啊。”雨欣看着林天只是望着自己发愣,也不知道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急了起来。拿到了诗词之后还要谱曲,唯有谱曲之后才能够在这里弹奏出来。刚才慕容明天是直接将曲子谱好。但是这边林天不会谱曲,也就只能够将诗词交到雨欣的手中,由雨欣来谱曲了。

“这曲子我知道怎么唱,可是我不会写。我唱给你听一遍,你能不能记住?”林天左右望了望,背后的人还在组装编钟,时间上应该还是极为充裕的。连忙凑在了雨欣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你不是说你不会谱曲五音不全么?你这又是闹哪门子玄虚?”雨欣被林天的话弄得一愣。林天这些天总是哭爹喊娘的说自己五音不全,根本就参加不了这次比赛。后来弄出个古怪的琴出来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说曲都谱好了。但是这个不会写,唱出来算是几个意思?

“我一时半会和你说不清楚。总之你听我的。”林天知道自己现在怎么样都没法子和雨欣解释,只能够开口说道。

不等雨欣在说话,林天就在雨欣的耳边哼起了《水调歌头》的曲子。如果是别的词,林天就真的只能够让雨欣去谱曲了,他的琴也只能配合一两个音调而已。可是这一首《水调歌头》不同。当年林天所追求的那位女神极为迷恋邓丽君,对于邓丽君的这一首《明月几时有》是爱不释手。林天为了讨取女神欢心,早就将这首歌演练的滚瓜烂熟。

只是林天没有想到,当年没有能够追到女神,却在今天派上了用场。

听着林天将那首《明月几时有》哼了出来,雨欣原本绷着的面容也放松了下来。这曲调的确是极好听的。虽然林天哼的有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但是雨欣相信以自己的实力,能够轻松的绕过去,将这首曲子整理出来。

“编钟组装完毕,请蓝翔书院弹奏。”评判大儒在这个时候向着林天和雨欣叫了一声。擂台上下所有的目光又集中在了两人的身上。

雨欣使用的编钟属于上古乐器。当今之世能够弹奏的人已经不多。甚至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庞大的编钟,对于雨欣都不由得有些好奇了起来。底下有不少膏粱子弟看到雨欣容貌动人,都忍不住的动了心思,只不过一打听雨欣的来历。十个有十个都被吓得转身就跑。义殿亚圣的侄女,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动脑筋的。

雨欣整了整衣裙,来到了编钟面前。屏神静气,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小的锤子来。在上面最小的编钟上轻轻的敲击了一下,传来一阵回声悠扬的钟声。

林天点了点头,伸手从背后取出了自己的那只怪琴。横抱胸前,惹得台下很多人都侧目向着林天望来。在场的都是人族三国之中饱学之士,什么乐器没有见过?可是林天手中的这只怪琴,他们还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惹得他们都忍不住的好奇了起来。

林天向着雨欣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伸手轻轻的拨动了一下自己的琴弦。缓缓的弹奏了起来。

随着林天的琴声响起,雨欣手中的小锤也轻轻的敲击在了面前的编钟之上,传来一阵阵悠扬的乐声。不等林天开口,天地间恍惚间便好似黯淡了下来一般。虚空之中竟然出现了一轮明月当空。

“日月齐出?明月当空?林天这一次做的词配上曲子,竟然能够到这样的地步么?”景天风站在台边,看着天生异象,不由得开口惊呼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林天张口轻声的唱了出来。一时间众人皆惊。除了高台之上的四位亚圣,没有人知道林天刚才写的什么,只能够猜测这位大夏诗仙一定又做出了一首好诗。

如今林天开口唱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才听到了林天的诗词。不由得全都激动了起来。

当林天与雨欣一起合唱完了最后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之后,整个场中都爆发出了掌声与欢呼声。整个洛阳又一次为了林天的诗词而疯狂了起来。

慕容明天站在林天的对面,看着林天收起了手中那只样式怪异的琴,嘴角露出来一丝淡淡的笑意来。

“好一个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慕容明天向着林天开口轻声说道。

“哪里,哪里……前辈的战鼓诗也是立意高远,壮怀激烈。令人佩服。”林天此时也能够感受到慕容明天说话的确是出自真心。

虽然心中依旧还是有些警惕,但是说话之间却是也没有了原本那么的不客气。

济南市明水眼科医院怎么样
阆中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专科医院成都哪家好
昆明白癜风
温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