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吾乃天命之子第七百四十三章惊梦怒变

2019-11-20 06:35: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吾乃天命之子 第七百四十三章 惊梦怒变

梦幻往往昭示着现实,而梦魇自有梦魇的灵性,这倒不是露希疑神疑鬼,这确有根据。梦中的情节,无法用现实来推导,但这场梦却无疑是充满灵性的。露希被这场梦吓得不轻,梦中,郭星和苏特伦“真心相爱”,当着她的面秀起了“恩爱”,这绝不是她的错觉

!她的惊悸与惶恐绝无半分,那种心惊肉跳,而后心灰意冷的绝望感,岂能令她不动容?

这场梦必然在冥冥之中招示着什么,令露希忐忑难安。如今正值深更半夜,她却已不得安然入眠。不论梦之真伪,场面终是骇人到令其无法接受。心慌意乱的情绪,长久放得平复,

帐内梦中惊坐起,直到次日清晨,露希的面容都憔悴了不少。她焦虑,她惶恐,她一直不敢在人前表现出的脆弱与迷惘,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她再难安定心中之忧苦烦闷,那些负能量尽数从心中爆发出来,有如洪水猛兽,无可阻绝。每一次这么想,她都只能感叹,真实的自己远不像人前那般有“女王之范”,她也绝不是对谁都像个“冰山美人”一样。

苏特伦怎么说也是她露希的青梅竹马,如今“副会长”之位正是她多年陪伴苏特伦之后,苏特伦对她最大的肯定。但这份“肯定”,也仅仅是肯定罢了,她露希要的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会长之衔,她的要,仅仅是苏特伦发自内心的认同她是他的唯一,简简单单的,不需矫揉造作的浮夸。但是,如今要让苏特伦在权欲的泥沼中悬崖勒马,早已是天方夜谭了。稍加细想,苏特伦现在所在乎的东西早就不同于过往,随着野心的膨胀,苏特伦一路大胜,气吞山河,败兽人、破袁氏、斩魔爵、定洛丹,图霸万里河山,如今剑指苍穹,挥师魔界,虎视群魔傲气,逐鹿天下他的心中还有露希的位置吗?如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如今在苏特伦心中,帮助他运筹帷幄,出谋献策,是为公会之中流砥柱的郭星,是不是真的已经取代了她露希在苏特伦心里的位置呢?

露希的顾虑远不止这些,但她担忧并不意味着他就“神经质”了。她在床头呆坐了半夜,脑海中所思考的并非只有这场无端闪现的灵梦。

她追随别人的脚步至今,她也是一身本领,也能杀敌建功,但她露希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围绕着他人而转,那属于她的世界又在何方?拜他人所赐的“副会长”,对他而言,又有何值得骄傲的?她的强大,只限于肉体,她的心灵,仍旧脆弱得如同琉璃一般。

前线的烽烟,将露希和苏特伦隔绝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中,无尽的征战,换来的,只是心与心间距离的渐行渐远。露希的战意逐渐在消散,他需要的,只是哪怕一丁点的野心,一丁点的,不再是为了别人,而是全心为自己而战的野心。如今是“副会长”,但她从未想过自己能成为真正的“会长”。一丝一毫的不忍,毁掉的只是她自己的前程。她真想好好入一次“魔”。且不论这么做是对是错,也无论魔与非魔该如何界定,她需要在乎的,仅仅是对她自己而言,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苏特伦在不在乎自己,真的那么重要吗?

是的,不必在乎别人的脸色,做最好的自我。露希想了太多,也无心在计议战争的胜负,这些皆与她无关。打从这场战争开始之初,她就已经被排除在外了,她不能在如征讨袁氏时扮演重要的角色,如今的她对苏特伦而言早已是形同路人。她露希并不笨,相反,冰雪聪明,只是她的聪明只能用于随波逐流的为他人服务,而如今,她的价值已经只剩下连新来的“张平”都不如的地步,即便在那之前,若非必须要掩护夏言风队长才不得不暂让他统领“黑云骑士”,那么这样的她又何须在战场上饰演一角?她现在,已经无法再如过去那般,无论身在何方都追随在苏特伦身旁,为苏特伦做参谋了,因为,郭星出现了!

无论文韬武略,露希皆与郭星差之甚远,郭星取代了原本露希在身边的位置,从那以后,每一次征战,露希几乎都被排除在苏特伦、郭星的两人世界之外,她的存在感也越来越接近于透明。她不能接受这种事,绝非出于嫉妒,而是她在反省自己,是否真的不够强大,不够令苏特伦满意?至少现在,郭星陪伴苏特伦,远比她露希陪伴苏特伦的时间要长得多。

“算了……这种事,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天色微明时,带着不知是惆怅还是别的复杂情愫,露希稍稍舒了一口气。她现在,就等着支援前线命令来了。

不多时,营中的将士们照常开始晨练,而被露希擅自提拔为她副手的“飞鹰队”的队长凯尔却进账来报:“副会长,传令信使来了,我们有任务了。”

“哦?果然啊,阿伦不会弃我不用的。”露希浅笑凝眉,心情一悦,“我们何时出发呢?”

“苏会长在郭军师的计策下,以奇谷莫城为诱饵,将亡灵军团主力的前哨部队引入此空城之中,随后令伏兵杀出,郭军师本人亲自布下冰火大阵,在奇谷莫城中聚歼了足足五千的亡灵尸兵。”凯尔略显兴奋的说道,“经此一战,会长领军拔营退守,但亡灵族董炎会长却率主力军步步紧逼,以郭军师之谋,我军分散在外的部队正好形成串联的‘北斗七星’之势,军师是想让我们全军来个十面包夹,而此次行动,正是郭军师谋划已久的……”

“够了!郭星……又是郭星!有完没完!”露希突然十足愤慨的打算了凯尔之言,凯尔也是头一次见到露希如此大发脾气。

“副会长……这是郭军师的谋略,我们应当遵从啊……”

“凯尔!”露希怒指凯尔,情绪异常的吼了起来,“难道连你也被那郭星给洗脑了吗?”

“可是……副会长,难道你对郭军师的计策,有什么意见么?”凯尔惊讶得不明就里。

“意见?我没有意见!”露希哼闷着,看表情十分的不淡定,“好他个郭星!又是他!所有的良策,都出自于他!没有他,我和阿伦两个人,就不能撑起人类公会了吗?他郭星算个什么破东西!没有他,人类还灭亡了不成?可恶……”

回想着梦中,那不可思议的玄乎情景,对照如今,足够应景,也俨然就是可怕的预兆。也许梦中就是现实的另一种形式的写照,他郭星,早就取代她露希的位置了!人类公会可以没有她露希,但是郭星却已成擎天之柱,而露希岂能甘心受人摆布?这么下去,她何时才能重新出头?难道苏特伦真的“喜新厌旧”了?还是她露希想多了?

如今的人类公会,离不开郭星,苏特伦也是开口郭星、闭口郭星,全是郭星!这到底是谁的公会?这公会的副会长,到底是谁?梦中情景太过真实,真实的令露希不敢再去设想“如果”,郭星取代露希已成定势,而梦中的场景中,郭星确实也将露希推挤了开来,然后对苏特伦投怀送抱。苏特伦所看重的,只是能不能打胜仗,而不是谁更关心他。而郭星,一开始就是个潜在的威胁,纵然他的存在对人类公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但对她露希而言却远非如此。

“副会长。”凯尔劝说,“其余各部都已行动起来了,只需要将部队集中往一点聚拢,那么‘十面’的战术就将顺利实施,且天衣无缝,而董炎、李逢智也将插翅难逃。”

“我不跟你探讨这个!”露希极度的情绪化,彻底惊呆了凯尔,“每次张口闭口全是郭星,人类公会,到底是他军师人气高,还是我副会长的权力大!”

“副会长!您在说什么呢?如今可不是耍脾气的时候,您可千万得以大局为重啊。”

“别劝我!他郭星早就喧宾夺主了!”露希的眼神已然“凶神恶煞”得无以复加,“凭什么都是他郭星说的算?凭什么谋略都得由他来出?我副会长的存在感在哪里?人类公会,上到会长,下至士卒,全体成员都被他一个郭星牵着鼻子走,就像提线木偶一般,随便扯!反正都得听他郭星的,他郭星才是老大,他郭星才是会长!他郭星是神,万能的神呐!”

凯尔惊呆了,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劝说露希冷静,因为露希平日里从来都不会像今天这样:“副会长……不知您为何对郭军师心存偏见,但目前劝您冷静下来,也是为了整个人类公会好。”

“谁的公会?谁的!”露希的怒气越发狂飙,“听着!别再给我提什么‘郭军师’。我是人类公会的副会长,我有权力处置他!人类公会,是我和阿伦的公会,不是他郭星的公会!没有他郭星,我们就做不成事,打不了仗了吗?难道……郭星和阿伦,就不会日久生情了吗?”

“这……”凯尔被这没来由的愤怒给弄得一头雾水,他完全听不懂露希在扯些什么鬼东西。

“不能什么都听他郭星的……绝不能!我不去,我不会去的!”露希固执起来,似乎跟苏特伦一样,也无愧为“青梅竹马”了,都是一样的倔脾气。

“但这是命令啊!难道副会长,真要违抗命令?”

“命令?他郭星凭什么命令我?我是副会长!搞搞清楚,谁命令谁啊!谁怕谁呢!”露希拍案狂怒,“不去!不去!就是不去!他要我去包围董炎,我偏不!偏不!偏不!我绝不会像棋子一样任人摆布的,将在外,君命都能不受,小小军师,能奈我何啊!”

江苏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云南去哪个医院妇科检查好
信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克东县中医院
长春最好的银屑病医院联系方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