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雷震八荒 167.第一百六十七章 、意料不到

2019-10-12 20:08: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167.第一百六十七章 、意料不到

而刚才脸色铁青的修士与那女修两人收拾了那四个低阶修士之后,就立即冲向了老怪与龟宝这边,没想到突然就听到了六声非常猛烈的雷声,并且又听到了怪异老头的惨叫。

顿时,两人急忙催动飞行法器,再近一些距离的时候,只见到一件飞剑法器的光芒闪过,又听到了怪异老头的凄凉叫声,来到了之后,却见到怪异老头倒在了地上,胸前开了一个大洞,僵死在那里了。

如今,脸色铁青修士与穿兽皮服饰的女修,见到了龟宝冲入了密林中了,脸色铁青的修士直接收回了飞行法器,向着龟宝追杀而去。

而那女修却收了法器,落到了怪异老头的身旁,查探是否还有救,可是查探了一下之后,却发觉无法再救活了,于是怒骂了一阵,也向着龟宝那边追杀而去了。

龟宝在密林中快速地飞奔着,不停地释放了神识,牢牢锁定了后面的脸色铁青的男修士,可是神识中却没有查探到那个女修士,顿时心中又多了一个疑惑,难道你们两人是相继追杀而来,就必定还有一段距离了。

而他们两人都是杀人越货的老手,相比之前的那些黑袍人,那是要厉害许多了,如今想要同时对付他们两人,确实是有些难度,并且又在密林中,却无法让苍鹰出来相助。

但是,密林中却有另外一种好处,也就是布置陷阱的好地方,而自己处于逃脱的一方,布置起来还是有足够时间了。

“呼!”龟宝飞跃过了一块大石头之后,突然向着天空中射出了三道天雷引,然后就收敛气息,在大石头周围隐匿了起来了。

而脸色铁青的修士刚好来临,“轰隆隆!”便见到了三道天雷从天而降,范围却非常广,只要躲避得当,根本不会被波及,立即抢先一步,飞跃上了石头上面,躲避了三道天雷。

“轰――”脸色铁青修士计算得非常准确,三道天雷就在他的身旁砸了下来了,连一丝威胁都没有。

可是他释放了神识,神识中却忽然无法查探到了龟宝的身影了,而且刚才见到了龟宝越过了大石头之后,就消失了,那必定是隐匿在周围了。

“不对,那混蛋明明是在石头这边消失的,就算是施展隐身术,也无法瞒得过老子筑基期的神识啊。”脸色铁青修士脸上带着疑惑,冷冷地讲道。

“轰隆隆――”

那脸色铁青修士还来不及查探,天空中就响起了雷声,此时更多雷电从天而降,砸向他周围,让他一阵惊慌失措的感觉,虽然这天雷威力太弱,似乎砸不死人,可是每次三道天雷砸下来,要是被砸中了,那可能还是会受伤的。

“轰隆隆――”又是三道天雷从天而降,而且威力比之前的粗上许多,威力可能要大上几倍,可是此时不是砸在他的周围,而是直接砸向了他。

脸色铁青修士突然心头一凛,想要逃脱已经太晚了,暗叫一声不妙,“有埋伏!”

火焰刀与盾牌向着头顶上闪电扔去,以抵挡它下落的趋势,“碰!”火焰刀迎击了闪电,就直接在空中被砸碎了,盾牌也被击飞了,于是就为他争取了一丝逃跑的时间了,而他立即躲闪到了另一边,若是被这些比碗还粗的天雷击中,不死也会脱层皮的。

而就在他的身形未落之前,龟宝的身影从一个大树的的背面直冲了出来,手上施展了两个紫色雷球,忽然变成了两道紫色雷电,就犹如雷蛇一般,直接冲向了他。

脸色铁青修士察觉到龟宝显露了身形,顿时惊骇了起来,原来这小子还真没离开,还躲在了大树的背后,所以神识刚才难查探道。

而刚才龟宝在石头下面直接施展了土遁术,躲开了几十丈开外,又施展了木遁术,就来到了大树的背面,才利用筑基期的液态灵力,不停地施展太乙神雷诀,击打出天雷了。

紫色雷蛇激射而至,雷电之力顿时“嗤嗤”的响了起来,脸色铁青修士避无可避,虽然有防御罩护身,可是这紫色雷蛇的威力实在太猛烈了,甚至不比刚才的天雷差,却不是一般的防护罩与防御法器能够抵挡的。

顿时,“轰!轰!”他的灵力防御光罩直接被击破了,身形被击飞了出去,霎时间,惨叫一声,狠狠地摔在地上,口中吐着鲜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而龟宝的这个偷袭,实在太隐蔽、太快了,也是太惊险了,先是故意用灵气团的灵力施展太乙神雷,威力比较弱,让他逃过了第一次、第二次雷击,让他放松了警惕,然后再击中筑基期灵力,让他无法逃脱第三次雷击。

于是他只能拿出法器抵挡,并且还要躲闪,而在躲闪一瞬间的时间里,就无法稳定身形,那么也就是龟宝偷袭的最好时刻了,所以龟宝使用筑基期的液态灵力,施展出最为猛烈的紫色雷蛇,直接击中了他。

对于这次成功的偷袭,龟宝对时机的掌握非常精准,但是,同时也要冒着危险,毕竟对方就在他身前的巨树旁边,龟宝施展法术很容易被对方察觉出来。

若是被对方察觉出来,或是对方没有被天雷给砸中了,那就将功亏一篑了,而龟宝反而更容易遭受攻击,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呼呼呼!”

此时,那穿着兽皮的暴露女修已经气喘吁吁地赶到,可是却见到了躺在地上脸色铁青修士一动不动的,身上焦黑一片,而且又残破不堪,顿时更是一脸惊魂不定,直接射出了一件中阶法器攻击向了龟宝。

“你这个阴险的混蛋,连续击杀他们两人,你今日定将难以活命了!”兽皮女修一脸怒意,大骂了起来。

龟宝冷笑了一下,也释放出一件飞剑,抵挡向了女修的中阶法器,随即讲道:“呵呵,道友你也不用如此气愤,慢慢打,小爷有的是功夫。

而你们布下陷阱谋害其他人,也不知道灭杀了多少人了,比起任何人都更加阴险、毒辣,而且当某只是替天行道

,将你们这些怪人收拾掉而已。”

“铛!”两件法器就在空中互相缠斗了起来,而且龟宝飞剑的威力一点都不落下风,于是两人在密林中互相厮杀了一会,却没人落下风。

兽皮女修越打越是害怕,完全没有想到一个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竟然能与自己打成平手,并且对方能御剑攻击,使用中阶飞剑的威力一点都不比自己弱,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了。

“碰!”女修的法器与龟宝的中阶飞剑缠斗了一会之后,却没有如何优势,顿时就喊道:“不可能,你一个练气期修士,为何会御剑术,而且施展出中阶法器的威力又如此之强悍?”

“呵呵,在小爷眼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之前小爷本来都想离开了,你们却还来纠缠小爷,那是你们自寻死路了,如今小爷也算是怜香惜玉,放你一条生路,你快滚吧。”

龟宝冷笑了一下,也没有正面回答,毕竟这个解释出来,估计也没人信,而且也不需要跟对方解释,然后就回答道。

“哼,你偷窥我们的好事,还灭杀了他们两人,你觉得老娘会放过你么?”女修又惊愕地怒道。

“呵呵,竟然你不想离开,那小爷也不会心慈手软了,而且还要将你们这些修仙界的败类给灭杀了,替天行道!”

“猖狂,你不用老以替天行道的借口,来掩饰你灭杀其他修士,夺取财物的心思,而你就是最卑鄙无耻的败类了。”女修又冷笑了一下,骂道。

而龟宝却也不再多言了,也不跟她争辩,甚至也不管她有多么惊愕,手中提着中阶飞剑,快速一挥,一道道凌厉的剑芒就那兽皮女修扑了过去,接着,御风术一展,就向她冲击了过去。

女修手中冰冷的神情,直接挥动了一下手,射出三根黑色针形法器,直接射向了龟宝,又取出了一件盾牌法器抵挡剑芒。

顿时,剑芒击中了盾牌法器,发出了一连串“铛――”的声音,直接将她打退了几丈远,可是却无法破开盾牌法器。

而女修的三道黑色针形法器刺破了龟宝的灵力防御光罩,直接插入了龟宝的胸口中,却“噗噗噗”的三声,黑色针形法器直接插在了龟宝胸口中,可是却被龟凌甲中激起的黄色晶体盔甲挡住了,根本无法插破龟宝的龟凌甲。

龟宝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恐,却是不管黑色针形法器是什么东西,直接提着中阶飞剑向着那女修冲了过去,用中阶飞剑插向了她的盾牌法器,“碰!”中阶飞剑击穿女修的盾牌法器,还击破了她的防御光罩,却是无法击破内甲。

就是此时,女修大喝一声,手中光芒一闪,一把利剑直接刺向了龟宝的胸膛,顿时龟宝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中阶飞剑根本无法刺入她的内甲,而她是故意让自己冲过去互相肉搏的,从而想一剑击杀自己,看来手段也是毒辣之辈。

同时,龟宝另一只手中也准备好了紫色雷球,直接就击打出去,“嗤嗤”两条紫色雷蛇直接冲了出来,向着女修砸去。

泸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西宁男科
鄂尔多斯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泸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西宁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