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覆云乱煜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里下江都(十一)

2019-12-05 08:01: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里下江都(十一)

ps:看《覆云乱煜》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在往圆觉寺正门去的路上,林银屏问道:“咱们不去看那辩法大会了?”

萧煜平淡道:“不去了。”

林银屏哦了一声,刚想要说些什么。萧煜忽然停住脚步,下一刻林银屏只觉自己好似腾云驾雾般飞起,等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和萧羽衣已经被萧煜“扔”到了数十丈外。

从圆觉寺的正门处,踉跄走进一名醉酒儒士,然后朝萧煜一行人径直行来,紫水阳挡在儒士的必经之路上,如临大敌。

在距离还有不足五十步的时候,儒士住下脚步,醺然道:“萧氏小儿。”

萧煜面无表情地开口道:“谢家老鬼。”

谢公义,江左豪族谢氏家主,母族显赫,为出自书圣王氏一族,其父谢瑍曾官至东阁大学士,可谓是实打实的世家子弟,幼时被送入总领江南道门俗务杜明师的道观中寄养,聪颖好学,让这位与琳琅卢氏、金山龚氏、江亭林氏、左州司马氏相交甚厚,并“江左豪家及江都贵望,并事之为弟子”的道宗真人杜明师寄予厚望,不惜倾囊相授。而谢公义也果然不负厚望,才学冠绝江左,被盛誉为“博览群书,文章之美,江左莫逮。”及冠后返回家中,承袭其父爵位康国公,后以不足而立之龄成为琅琊王世子之师,于十数年前的辩法大会上舌战群儒,一战成名,江左第一的名号不胫而走。曾自评“天下才一石,张江陵以经世大才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一斗。”

此等狂言,不但将天下读书人贬低到了十分不堪的境地,而且还将张江陵拔高到了千古第一人的程度,如此自然是得罪了天下士子的同时,又触及郑帝之逆鳞,故而郑帝以其言行失当之罪去其康国公爵位,由江左贬至江州。

而这位口出天下才学独占一斗狂言的江左第一人,此时就站在萧煜面前,口呼他萧氏小儿。

萧煜与文人交恶也非第一天了,早在他还困居东都时,就曾在赏梅台上出言讥讽一干书生,后又与王恺之在梅山上大打出手,在草原上打死魏迟,于皇极殿前诘问宋之行,在读书人眼中,这位西平郡王早已是与草原后建蛮子无异。此时遇到这位狂儒,萧煜自然也不会客气,毫不留情面地以谢家老鬼回应。

这位曾经的康国公不以为意,只是哈哈一笑,“你不该来。”

萧煜眯起一双略显狭长的眼眸,神情有些阴沉。

对于这些喜欢卖弄玄虚,谈玄说无的江南名士们,他打心底里感到腻味,谈玄说无,自然是要玄之又玄,说话模棱两可还不算,非要云山雾罩,让人一头雾水才行,两人谈玄,绕来绕去,比之佛门说法和道门论道还要难以揣测其中意思,简直到了不知所谓的地步,委实让萧煜生厌,萧烈就曾取笑江南士子的谈玄其实就是不说人话。

对于这句颇具谈玄意味的言语,萧煜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神色,但语气仍旧保持着平静道:“先生何出此言

?”

谢公义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猜。”

萧煜勃然大怒,几乎要拂袖而去,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停住了已经要迈出的脚步。

“有人让我给你带句话,止步江都。”

谢公义笑眯眯地说出这句话,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于萧煜的作势欲走。

果不其然,萧煜脸上的怒色刹那间消失无踪,平静问道:“是谁?”

谢公义摇头笑道:“不可说,不可说。”

萧煜踏前一步,以他落脚处为中心,青石板上瞬间出现数十道不断延伸的裂痕。

“萧某欲往江都一行,先生可愿同去?”

一条条裂痕如游蛇一般向前蜿蜒前行,只是蔓延到谢公义身前时,却戛然而止,仿佛有无形阻隔。

谢公义低头看了眼脚下,敛去脸上笑意,抬起头来平静道:“萧氏小儿,你真当自己举世无敌了?”

萧煜伸出双手,“谢家老鬼,试试何妨?”

原本想要去往后寺观看辩法大会的徐鸿儒和猛然回头,喃喃自语道:“谢康乐怎么来了?”

本名叫做龚策的公子哥略感讶异的问道:“江左第一的谢公义?”

徐鸿儒点头道:“谢公义和萧煜对上了,看这架势,两人似乎是要动手做过一场。”

龚策冷笑一声,“一言不合,出手相向,萧煜这个北蛮子也就算了,怎的谢先生也是如此粗野行事?”

徐鸿儒有些不耐于这个龚姓世家子的矫情,淡淡道:“兴许是橘生淮南为橘,橘生淮北为枳的缘故,江左第一来了江州,也就不是以前的那个江左第一人了。”

“你!”龚策大怒。不过未等他把话说完,徐鸿儒已经开口道;“龚公子你运气不错,这场架还真打起来了。”

圆觉寺外寺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便是两道身影冲天而起。

一人周身青、赤、玄、白、金五色缭绕,另外一人则只是周身环绕青赤二色,

圆觉寺无数人不约而同抬头,一起望向空中的两道身影。

经过短暂的沉寂之后,后寺中原本要辩法论道的诸多修行者们之间爆发出一阵喧嚣之声。

有天人高手在圆觉寺大打出手!

紧接着,数十道人影兔起鹘落,已然跃出圆觉寺后寺,来到前寺观战。

随着天机榜次榜的更新,萧煜那一身招牌式的五色元气已经被人认出,别的不说,就说萧煜西平郡王的身份和力毙不死剑李修的战绩,已然算是过江猛龙。

而与萧煜对战之人的身份,随着几位名士大儒相继赶到,也被人认出,正是江左第一人,有谢康乐之称的谢公义是也。

让西北陆沉的西平王,天下才学独占一斗的江左第一,两人大打出手!这等盛事,可比辩法大会难得,若是错过了,是要捶胸顿足的。

甚至有几名儒门修士已经是激动万分,喃喃自语道:“前有横渠先生入东都,后有康乐公再度出山,浩然正气长存,我儒门复兴有望矣。”

紫水阳领着几名暗卫来到林银屏身旁,沉声道:“殿下,请随老朽先走一步。”

林银屏轻咬了下嘴唇,点点头,然后抱起萧羽衣,随着紫水阳朝圆觉寺外行去。

有紫水阳这位天人大高手开路,即便是有些想要浑水摸鱼的世家,也只得乖乖让路。

就在一行人走到圆觉寺正门时,一位负手而立的中年儒士站在门口,挡住去路。

紫水阳脸色凝重,本来略显佝偻的身形咔嚓作响,身高由五尺骤然拔高为八尺,他脚下的地面更是轰隆作响,如海面波涛起伏。

只因为这位中年儒士说了一句话,“学生徐鸿儒有礼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公众号!)

曲周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高邮市中医院
贵州治疗癫痫是哪个医院
成都癫痫的中医治疗
昆明检查妇科到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