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驭兽主宰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不想要

2020-01-16 17:00: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驭兽主宰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不想要

“有些不对劲啊,城中怎么这么安静,这些商铺,连门都不开,是不想做生意了?”陶枫微微皱了皱眉。

不过很快,他就将这疑惑抛之脑后。

这些,与他无关。

“刚才的娘们真带劲,可惜,被我们轮番玩完后,就跟她丈夫一起自杀了,扭断她孩子的喉咙做威胁,都拦不住。”

陶枫摇着纸扇,淫邪的笑了起来:“然谈的话,以后还可以多玩几次,在无聊的时候找找乐子。”

“下次再找一个好了。”一名家奴猥琐的阴笑。

“苍炎城陆家的丫头不错,我上次看了一眼,长得可水灵了。”另一名奴仆接过话茬,眼中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陆家的小丫头,还不到十五岁吧,你也下得去手?”

“必须的啊,哈哈!”

几名家奴嚣张的大笑起来,跟在他们身后的两名女子,则是一直谄笑。

她们很清楚,陶枫只是把她们当作玩物罢了,她们在城主府的地位,甚至还不如几名家奴。

这些年来,她们借着陶枫的名头,也没少为非作歹。

九象城几家灭门案的背后,都有她们的影子。

“对了少城主,昨晚你不是去找炼器师了吗,那块黑色的碑石,到底是什么东西?”一名女子好奇的问道。

“谁知道呢。”转动着手中的碑石,陶枫耸了耸肩。

他一连找了数位炼器师,都没有任何收获,且没发现任何作用。

他都怀疑,萧阳用六滴北圣兽精血换这种垃圾,是不是脑子有坑了。

简直白痴。

“少城主,既然不知道它的作用,我们留着也没用,干脆给那个黑袍青年得了。”另一名女子随意的道。

“不给,就算是垃圾,我也不给他。”

陶枫讥笑道:“到我陶枫手里的东西,哪有吐出去的道理,碑石没有,要命一条,那家伙想要,尽管来啊。”

回头笑着,陶枫右脚踏入城主府中。

也就在这时。

他的面色,陡然变化了一下,跟着他的几名家奴和两名女子,皆是呆滞的站在远处,早已没有继续跟着他。

转过头去,陶枫身体一僵,手中转动的碑石,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他迈进的大门,不知何时,破碎成满地碎片,他落下的右脚,结结实实的踩在其上,远处,一具具支离破碎的尸体,横在城主府各处。

院落中。

假山,房屋,地面和树木上,到处都是血迹,宛如一场人间炼狱。

而他进入的时候,萧阳恰好拧断裘义平的喉咙,然后像丢垃圾一般丢在地上,喉咙破碎的声音,宛如一记重锤,狠狠的敲在他的心上。

这里,发生了什么?

“你回来了?”随意的拍了拍手,萧阳回过头来,看向陶枫的眼神,如同看深潭一般平静。

“是你?”陶枫如遭雷击,面如土色。

这青年,不是他答应给碑石的人吗。

屠戮城主府之事,是他干的?

“呵呵,正主回来了啊。”半蹲在一座假山上,鬼老翻着手中的丝线,如同坊间小孩在玩翻花绳的游戏一般,微笑的抬起头来。

“一块碑石而已,闹得这么多人送命,何必呢。”暮老的心肠教软,他坐在青眼巨魔的硬壳上,长长的叹了一声。

话虽然这样说,不过他很清楚。

这些人,死得活该。

他和鬼老跟了萧阳一路,对前因后果了如指掌,萧阳来到之后,做过数次让步,对数次表露杀意的温缘,同样耐着性子解释过。

然而,温缘不仅要杀他,还要把跟着他一起前来的两个女子,当作玩物,玩完之后,送给自己手下,然后卖到青楼中。

这话一出,谁人能忍?

说到底,还是他们自寻死路。

“你们……你们是魔鬼!”陶枫的身体,止不住的打起了哆嗦,外面街道上的家奴和侍女,更是屁滚尿流。

他们养尊处优惯了,一直是虐杀别人,何曾见过自己人被杀。

还是这么多人!

“有的人是魔鬼,有的人心是魔鬼,后者比前者,又能好到哪去呢。”

脚步微抬,萧阳缓慢的向陶枫走去:“如果没算错,我们一行人,来到九象城不过半个时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们就凌辱了一个无辜的女子,杀了她的孩子,害的他们全家葬身,你们不是魔鬼?”

看着越走越近的萧阳,陶枫恐惧的向后倒退:“别过来,你别过来!”

“他们要杀我,所以我杀了他们,事出有因,合情合理,但被你们害死的一家三口,又做错了什么呢,我要是魔鬼,你们是什么?”萧阳轻声说着,手中闪现而出的雪刀,猛然劈落。

“唰!”

雪白的刀芒,暴斩而出。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着,陶枫一屁股坐在地上,淡黄色的液体,自他两股间流淌而出,染湿了一片地面。

不过,死的人不是陶枫,而是跟着他的几名家奴和侍女。

那几人的身体,直接被凌厉的刀芒,绞得粉碎。

“碑石给你,给你,这是你的!”陶枫抓起碑石,颤颤巍巍的向着萧阳递去,眼中满是生的渴望。

他不想死。

作为陶戚的儿子,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大好的日子可以享受,怎么甘心就这么死掉。

他终于后悔。

如果昨天晚上他把碑石交给萧阳,就没有现在的事了把。

“师父,杀了他。”姜笙眼眸幽冷。

之前陶枫和几名家奴的声音那么大,她在城主府内,听得清清楚楚,这种残暴的人不杀,日后还会祸害更多人。

有些人,就算是第一次杀的人杀了,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正如陶枫这种。

“好。”

轻轻点了点头,萧阳手中雪刀举起,对着魂飞魄散的陶枫,直劈而下。

“住手!”

虚空中,一道雷鸣般的暴喝,轰然降临:“我乃九象城城主陶戚,请阁下开一面,放犬子一条生路,陶某必有重宝相送!”

抬头望着天空,那猛冲而下的中年人,萧阳望着其严重隐藏的杀意和暴怒,嘴角轻轻挑起。

“抱歉,我不想要。”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排名
天津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贵州癫痫在线咨询哪家好
日照治疗盆腔炎费用
遵义有那个医院能治疗癫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