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异界之血族十三圣器 第三十三章 反转

2020-01-16 22:5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之血族十三圣器 第三十三章 反转

偃鹏宇将风氏宗谱接了过来,也不好仔细地翻看,草草地翻看了几页就已经可以断定,这确实是风氏一族的宗谱,虽然看起来极其地朴素。

“偃大掌柜,东岭村这种荒僻之地的小小家族宗谱,有什么价值?他们这分明是在陷害栽赃我们!”祁东阳高声地道。

“有什么价值?当然得问问你们了,我们怎么知道你们怎么想的。”苍虎将风氏宗谱交到了风岳手上道,“风氏族长很快就会过来,你先拿好了它。”

偃鹏宇的脸色阴沉,上下打量着雷德林,虽然说蒙着眼、塞着嘴,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确定雷德林的身份,一路上走来,这十名佣兵长什么模样有什么特点他都谨记在心。

“祁队长,这是你的属下雷德林吧?”偃鹏宇沉声地问道,“你是不是应当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他要穿成这样在东岭村内活动,而且还带有那些东西。不要说这些东西都是东岭村人栽赃陷害之类的蠢话,它们价值几何,东岭村的村民们有没有这个购买渠道,你我心里都很清楚。”

祁东阳心中不由得有些慌乱,一时间不知道应当如何应答。雷德林的那一身行头和工具,要准备齐全了,一枚蓝金币都不够。而且,正如偃鹏宇所说的,这东西并不是拿钱就能够买的,没有渠道、关系的话,订制都可能会引来官府的注意。说到底,就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雷德林居然会失手被擒!

“偃大掌柜,您这样说,未免就有些武断了吧。不说天下之大藏龙卧虎,光是这东海郡中,民间藏有多少能人巧匠谁又能说得清楚?”姒仲民强做镇定地道,“仅仅凭借着一身衣物和这些工具、一本宗谱,就说我们的这位兄弟是窃贼,我们不服。”

“你们不服?人赃俱在,偷窃风氏宗谱,依律最高可以问斩!”偃鹏宇冷笑道,“你们不要忘记了,这里是东岭村!”官府的力量是很强,但是由于国土面积广阔,交通条件限制,官府的统治不可能辐射到辖下的每一个村庄,那无疑是不现实的,官府的财力也支撑不起。所以,乡民自治在东海郡乃至整个崇国中都是很普遍存在的。除了那些极其敏感的罪行之外,像偷盗、抢劫、打人、甚至于杀人这类的罪行,只要没有人上诉,村乡一级自行处理也一般都会得到官府追认的。

祁东阳等人的脸色变得更加地难看,偃鹏宇这是告诉他们,现在就是苍虎他们把雷德林打残废了,除非他们能够拿出十足的证据来推翻雷德林的嫌疑,就是到了官府中,也不见得讨得了好。涉及到了宗谱,这放在哪一个家族也不是小事,而且官府方面也要考虑,这种事情要是强行扭转过来,会不会激起辖下子民们的强烈反对,特别是那些世家豪门。

“偃大掌柜,我怀疑此人不仅仅窃取了风氏家谱,还从我东岭村里偷窃了其他东西,所以我们要检查他的行李。”苍虎昂首道,“我已经派人去请村长,偃大掌柜也一并前去做个见证。”东岭村也有官府指派的村长,也算是官面上人,只是年事已高,平素里根本不管事。但是这种事情,日后要是官府派人下来,老村长的身份就相当重要了。

“偃大掌柜,他们太过份了,我们的兄弟被绑着不说,还蒙着眼塞着口,就是在官府大堂之上,罪犯也有开口为自己辩解的权利!”姒仲民急忙叫道。佣兵的包裹中,出现一些违禁的物品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要是在兴海城中,他们自然会提前有所准备放置在隐秘的地方,但是在东岭村这种天高官府远的地方,他们自然不会再那么谨慎,难保雷德林的包裹中会有什么棘手的物品,就算是东岭村的村民认不出来,偃鹏宇等人走南闯北的,眼睛可是毒辣得狠!

“等我们查完了,自然有他张口的时候!”苍虎冷笑道,“你们可以出两到三人一起进去,省得日后说我们是栽赃你们!”

很快老村长就被几个汉子抬了过来,事情在路上他已经听人说了大概,倚着拐杖道:“偃大掌柜,这件事情还要劳烦您一并前往。”

祁东阳和姒仲民此时已是欲哭无泪,这才是自己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这雷德林怎么就被对方给抓住了?光是抓住也就罢了,还可以与东岭村这些人狡辩一二,偏偏还从他身上搜出一份风氏宗谱来,问题是这东西风氏族人自然是极其重视、视如珍宝,但对他们有什么用?有心想要从雷德林那里得到一些线索,可是雷德林嘴被塞上,双眼被蒙,双手被绑在身后,就连双脚也被捆在一起,什么信息也无法传递出来。

“祁队长,奉劝诸位一句,把刀最好都收起来,否则的话,我的这些兄弟们只要有一人撑不住放箭,其他人就会毫不迟疑地放箭。”苍虎指了指那几十名弓箭手道。

祁东阳心中长叹了一声,姒仲民已经连声地要众人将武器收了起来——在这个时候,激怒了东岭村人,就算是日后鲲鹏帮血洗了东岭村,自己这些人也不可能再复活过来。

偃鹏宇不动声色地看了苍虎一眼,苍虎如此地强势,倒是有些让他意想不到。

苍虎兄弟、老村长和搀扶着他的年青人,偃鹏宇和他的一名护卫,还有祁东阳、姒仲民八人进了院,院子里总共也就三间能住人的房间,祁东阳和姒仲民占了其中一间稍小的,其余两间则是分住了其余八人。

祁东阳用手指了指靠左边的一间屋道:“雷德林的包裹就在那间屋里。”

众人走向那个房间,姒仲民走在最前面,虽然磨磨蹭蹭的,但是又能拖延多少时间?

简陋的房门打开时带着刺耳的声音,屋里除了在角落里的一盏仿佛随时可以熄灭的油灯外,再无其他光亮,由于容纳不了多少人,并不是所有人都进去,祁东阳、老村长两人和偃鹏宇、苍虎都站在门口,苍狼和偃鹏宇的随扈跟着姒仲民走了进去,接着屋内突然传出来一声怒吼,一条黑影从门内飞了出来……

郑州银屑病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山西白癜风医院口碑怎样
北京哪家男科医院好
黑龙江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汕头哪家妇科医院好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