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江南】龙坂(小说)

2019-09-14 07:15: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消息是新上任的村主任李虎从八里外的镇上带回的。李虎带回来的时候逢人就说是好消息好消息,村里的人听了,都觉得是好消息,是真真正正的好消息,于是村里好像沸腾了好些天。
村子是一个布局很整齐的村子,一条宽大的主巷道,由北向南或由南向北,东西两边依次排列着一条条比主巷道稍些窄小的附巷道,像是汉字的“非”字结构。主巷道的中央便是村子的中心地带,早些时候村子的中心是一个大大的池泊,雨季来了,各个小巷的雨水流向主巷,又从主巷涌进村中的池泊,那池泊很大,存满了雨水,村子的人一年半载便不会闹起水荒。后来,村里有了自来水,水龙头弯弯绕绕地伸到了各户的厨房卫生间和院子,池泊的水便没了人喝,再后来,村子里不少的人起早摸黑地把自家的垃圾偷偷地都开始往废弃的池泊倒,池泊边竖着几个很大的严禁倒垃圾的牌子,倒垃圾的人都装作看不见,白天的时候,村里人看见满池泊的垃圾,都狗日狗日的祖宗挨了砖地骂,骂到了天黑又偷偷地提着自家的垃圾桶做贼一样地迅速倒进池泊。村干部看着干瞪眼,扯着嗓子在村委会广播上狗日的狗日的骂了一通,你骂你的,我倒我的。情急之下村干部想起村中的刘老爷子,于是刘老爷子屁股抬也没抬,一个电话,在省厅当副厅长的儿子大笔一挥,给村里拨了一笔钱,填了废弃的池泊,又在填好的池泊上修了广场,盖了舞台,还在舞台旁边建了一座宽大好看的亭子。
村中亭子下不论什么时候都围坐着村子里不少的老年人。亭子两边的座位是用光溜溜的条石和混凝土砌的,很结实耐用。座位两旁的中央,有一块空地方,放着一把藤椅,亭子有没有人那藤椅都放在那儿。有时亭子下的人多了,没了座位的人只好站着,也不会去坐那把藤椅。
那藤椅是刘老爷子的座位。
刘老爷子来的时候,右手端着一个深茶色的大杯子,左手拿着一包带嘴的香烟,先是在亭子前的台阶下吭吭地咳嗽两声,亭子下说话的人便停了话说,接着,坐的人便微笑着站起来,有的人连忙走下台阶,扶着刘老爷子一步一步上了台阶,刘老爷子在那把藤椅上坐好后,把茶杯和香烟放在旁边的石条上,亭子下的人便一个一个坐了。
刘老爷子不多说话,多是听亭子的人说。别人说笑的时候,刘老爷子右手便端着那只深茶色的水杯嘶溜嘶溜地喝茶,亭子下有的人识货,说刘老爷子那杯子是正宗的宜兴杯,那宜兴杯泡的茶放那儿一月四十的也不会变味。刘老爷子喝茶的时候,左手便开始摸烟,旁边的人会紧忙地帮着取烟,又帮着点上火。
大家都抽吧。刘老爷子抽烟的时候,会指着自己的烟盒微笑着说这么一句。不用不用,我们有哩!亭子的人说着便摸出自己口袋的烟,有的开始卷旱烟,有的掏出旱烟袋,有的点着带嘴把把的香烟。
老爷子,你那烟一包好几十块哩吧?有时亭子下的人会笑着问。
刘老爷子便笑:哦,多少钱,没问过没问过,儿子给的。说着,拿起烟给亭子的人递。
亭子下的人没几个会伸手去接。偶尔有一两个稍年轻的便手伸过去取了一支去抽,啪地点上火,一口烟下喉,又从鼻孔出来。
妈呀,这哪是抽烟呀,一包好几十,这是抽命哩!亭子的人便哈哈笑成一片。
亭子下的人说着笑着便开始海阔天空地聊。不过自从村主任带回来好消息后大家似乎都围绕在那个好消息上。
真的吗?老爷子?有人说着便看着刘老爷子。
刘老爷子一直在嘶溜嘶溜地喝茶,嘶溜了半天,才慢慢说:这事我一个多月前就知道了。
亭子下的人便瞪大了眼睛。村主任今天刚带回来的消息老爷子早就知道了?
亭子下的人便说:到底是老爷子,到底是老爷子。大家说着,都看着刘老爷子,刘老爷子又嘶溜了一口茶:我看这消息未必是好消息,村北那一抹子大坡动不得的。那道大坡一动土咱村肯定要出大事的。
大事?多大的事?
不会吧?
亭子有的人便低着声笑,有的一团狐疑地看着刘老爷子。人群中多了一片嘀咕声。


村子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龙坂。
龙坂的名字是村子解放以后起的。起先,村子叫着一个很不响亮很不起眼的名字,那名字好像也不是个正经村名,本地的人都把村子叫作“大家”。相传,明末的时候,这一抹子荒坡土岭的,没有一户人家居住,后来有一年,黄河发起大水,淹没了河南以及山西陕西一带数以百计的许多村子,便有七八户灾民逃荒到这里凿洞打窑,安家垦地,那七八户人家一起耕种,一起吃饭,让人感觉就像一个大家庭,久而久之,坡前坡后远处近处的人便大家大家地叫了起来。这名字一下就延续了几百年,那七八户人家也慢慢地由七八户繁衍到七八十户,到后来成了一个三百余户的不小村子。
龙坂的名字是刘老爷子起的。
中条山脉在山西南部仿佛一条长龙东北——西南绵延一百六十余公里后,因黄河阻隔,无法与华山拥抱,一气之下,朝西北五十公里处摔出一座土石混合的小山,因此山方圆百里不与任何山体接壤,始称孤峰山。在孤峰山的西北角,缓缓而下隆起一道不大的土岭,龙坂便栖息在这道土岭的臂膀下。刘老爷子改村名的时候,哦,对了,当时刘老爷子还不是刘老爷子,村子的人都刘主任刘主任的叫他。这道土岭就是我们村的龙脉,我们村会依着这道土岭的恩泽,五福临门,人杰地灵,所以我考虑我们村今后就不叫大家村了,就叫龙坂吧!龙嘛,大家都知道意思,至于坂字嘛,坂就是土坡,斜坡。刘主任对着大家说。村里人啪啪啪把巴掌拍的鼓声一样响。
刘主任起村名的时候,还依次给各个小巷起了名字,比如仁义巷、孝义巷、信义巷、德义巷、忠义巷等等。
刘主任那时二十三四岁,跟一个守活寡的娘一起生活,守活寡的娘是一个大户人家读过几天书的女人,娘生下他时给他起了一个很好的名字叫龙儿。村子的人说龙儿的娘守活寡是因为龙儿自出生以后就没有看见过他的爹。娘给他说,你爹会回来的。龙儿便问我爹去哪儿了?娘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慢慢地,龙儿长大了,娘才告诉他,说是你爹那年跟队伍走了,沿着黄河朝北,打小鬼子去了。你爹肯定会回来的!娘坚定地说。可一直到解放,龙儿都没有看见爹回来。直到六七年后,龙儿的爹回来了,爹回来是由县政府的一位领导陪着,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说着河南话的年轻女人。娘哭红了眼睛关了自己的房门,一直没有见爹。龙儿被左邻右舍和县政府的领导劝说着见了一次爹,但龙儿没有叫爹,也没有多看爹旁边的那个女人,龙儿只是一直瞪着眼睛。爹和县政府领导交代了几句,便和那个说河南话的女人走了。这一走,爹再也没有回来。
村子的人这才知道,龙儿的爹随队伍北上南下的打了好多大仗,后来在南下途中接受组织安排,在长江边的一个都市当了领导。但村子里没有人知道龙儿的爹和说河南话女人的事情。
龙儿因为有了一个虽然没认但毕竟是当官的爹,加之龙儿从小受娘的影响,识文断字,读了不少的书,不久,龙儿就当了村里的干部,从此,村里人再没有龙儿龙儿地叫了,一见龙儿,便刘主任刘主任地唤他。
刘主任这一当就是三十多年。
刘老爷子那天在亭子下不紧不慢地说的那些话村子里似乎好多人都相信。
因为那一抹子大坡出过一回事,而且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这件事村子里四十岁以上的人都清楚地记着。
那是好些年前的事了,村子和其他村子一样忽然兴起了一阵平田整地搬沟造田运动,运动兴起的时候,刘主任原计划把村子以南的坡地稍作平整,公社的一位姓高的副主任坚决反对,而且主意坚定地必须搬掉村北那一抹大土坡,用人海战术造出几百亩平整良田。刘主任再三解释,高副主任声音提高了一倍:我说你这个小刘呀,你这种消极思想要出问题的,你是不是要说北边的土坡是龙坂村的龙脉,千万动不得?说实话,你肚子的小九九我老高是知道的。前两年村子搞陵园公墓的时候,你们村好多干部都主张把陵园公墓建在北边的大土坡,就你和个别干部坚持非要把陵园公墓建在村子南边,你以为我不知道?不就是北边大土坡有你家的祖坟吗?现在我们在北坡搬坡造田你是不是担心我们到时会挖了你家的祖坟?
高副主任毫不留情的话让开会的村干部一下把目光全集中在那时还年轻的刘主任身上。
高主任,我真没那样想。
没那样想就好!没那样想你就给我好好干!第二天,全村男女劳力便在北边大土坡开始了搬坡造田运动。
搬坡造田运动没有坚持到半月,结果出了人命。
那时搬坡造田的土方量都是按各户人口分配完成的,中午各队组劳力在现场喝水啃馒头休息的时候,仁义巷的秀花为了及早完成自己的土方任务,没多休息就提前拉土了,结果,高高的土崖塌方了,那妇女连人带车被埋在厚厚的土里,一旁休息的人连忙锨挖手刨,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人是刨了出来,只可惜七窍流血没了气息。
搬坡造田运动从此便偃旗息鼓。公社的高副主任背了一个上级的处分,没多久铁青着脸离开了龙坂。


好消息传来没几天,上边便有一队人马背着仪器进了龙坂村。村主任李虎忙前忙后,安排上边的勘察人员住宿吃饭一摊子事情,仁义巷孝义巷地跑了几条巷,硬是没有找下勘察人员合适的住处,最后干脆把自家的屋子腾出了几间,勘察人员的住处和吃饭地点这才算是有了着落。
刘老爷子最近几天一直都会按时按点地到亭子来坐。来的时候比以往多装了几包好烟,笑着一支一支递给亭子聊天扯闲的人。
亭子聊天的话题自然多是围绕北坡勘察的话题。
刘老爷子还是习惯地嘶溜嘶溜地喝着茶,手里端着那只深茶色的宜兴杯似乎比以往好看了许多。
好事!这事情倒真的是件好事。只是我担心,要真的动了北坡的龙脉风水,咱龙坂村各家各户真说不准要出啥事情。刘老爷子嗯嗯地清了一下嗓子,款款地放下宜兴茶杯,在亭子的一群人聊天正起劲的时候,慢慢地会插上一句话。
刘老爷子一开口,亭子的人立马停了说话,齐刷刷地把眼睛都朝刘老爷子这边看。
那宜兴杯真是一只好杯,深而发亮,那亮色并不是像别的杯子发的那种锃亮或贼亮,那是一种温和的又不乏一种宝色的亮,舒服且养眼。杯把像一条龙也许像一条蛇似地首尾粘贴在圆柱型的杯上,杯子的四周刻画着几根竹子,旁边两行小字,不到近处看不清那是谁写的古诗句。杯盖的顶部圆球状的疙瘩,没有什么造型,却有一颗墨绿色的玉石镶嵌在上面。
亭子的人朝刘老爷子这边看的时候,不少人又趁机一遍又一遍地盯着刘老爷子那只宜兴杯看。
也许没有那么玄吧!总会有人当着刘老爷子的面提出一点疑惑。
都是龙坂村的人,我也不希望出啥事呀!各家各户只要都平平安安地,谁不高兴呀!刘老爷子端起了宜兴杯,杯盖在杯子上面划拉了两下,似乎也没有够着杯子里面的茶水,笑着说。
亭子外面有微风吹进来,凉凉地。
一队勘察人员在北坡立杆、测量、打桩忙忙碌碌没两天,仁义巷的秀花家出了大事。
秀花自那年搬坡造田去世之后,秀花的男人一直单身,一个人当爹当娘地拉扯着三个孩子长大,又节衣缩食勒紧裤带地供着三个孩子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三个孩子都在省城参加了工作,并各自成婚定居。三个孩子都希望老人离开村子,晚年到城里来住,可老头固执地一直不愿意去城里。住城里?看你们那楼,住进去像关进监狱似的。不去不去!城里哪有我这院子住上爽快?孩子劝说不了父亲,只好留老人一人在村。
发现老人去世是仁义巷一位后生发现的。那天仁义巷一家给小孩过满月,请人的后生按着名单去请秀花的男人,大中午门还在里面关着,后生叔呀叔呀喊了好一阵子,没人应声,仁义巷的人都惊动了,有人说一早上就没见这老家伙呀!请人的后生连忙找了一个梯子翻墙进去开了院门,仁义巷的人进屋一看,电视呜哩呜喇地响着,老人坐在竹椅上,全身早已僵硬冰凉。
村里的戴着花镜扎针输液的赤脚医生说,老人应该是昨天晚上看电视去世的,也许是突发性心脏病,也许是脑溢血。
也许你个球!似乎有人听着医生一直哼哼叽叽也许也许个不停,在院子低声说了句。
老人的死无可非议,只是埋葬老人的当天出了大事。
那天早上,下了一场雨,事中帮忙的和亲戚朋友正坐在院中搭设的彩棚下吃着宴席,院中的彩棚被帮忙的人分别绑在四边的树上或平房的花砖砌成的女儿墙上,由于雨水太大,彩棚顶排水不利,谁也没有想到,一声响亮的轰隆声,院子的彩棚拉倒了北房的女儿墙,平房的砖块哗啦啦地砸落在院子,当场造成一人死亡三人重伤二十多位不同程度的受伤。
县乡政府和医疗部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知道了这一突发事件,各级领导很快赶到灾难现场,迅速指挥抢救,并在现场作出决定,要求县医院免费抢救和治疗全部受伤村民。政府领导果断决策和救人的场面让龙坂的人一直激动了好些天。

共 92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龙坂是个村子的名字,在这个小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故事中的李虎是龙坂的新村主任,他从镇上带来了好消息。究竟是什么好消息呢?故事的开头没有点名,但是这个好消息却成为了村里人 茶余饭后的谈资。开篇中介绍了关于龙坂的地理位置与自然条件,同时也引出刘大爷这个角色,刘大爷的儿子在省厅当副厅长,他用的是正宗的宜兴杯,抽的是高档的烟,在此处,作者为后来小说结尾处刘老爷子的儿子被抓埋下了伏笔。小说介绍了龙坂名字的由来,是刘老爷子取的,而且在这个村里当了 0几年的村主任,这里也从侧面表现了刘老爷子的德高望重。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们了解到,关于这个好消息究竟是什么。好消息就是龙坂要修路了。所谓“要致富,先修路。”对于村子里来说,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但问题是修路要动北坡,要搬坡造田。传言,北坡是村子的龙脉,动了话,村里会有灾难,会出大事。随着勘测、施工,村子里确实也出现了一些意外事故,这让大家都有些人心惶惶了,更有老人来工地闹事,使得施工不得不停下来。这时候,李虎来了,很好的将事情平息下来,并且承诺关于赔偿问题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小说的结局处,道路通了,村子里的经济带动了起来,刘老爷子儿子被纪委带走,与前面的刘老爷子用的高档用品相呼应,这也是在预料之中。小说即描写了村子里小人物的生活,也勾画出一心为民的好干部李虎的形象,同时也从侧面挖掘着社会现实深度。非常不错,问好作者,倾情推荐!【编辑:樱水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90 0018】
1 楼 文友: 2015-09-02 10:27:12 问好江湖,很有力度的一篇小说,欣赏!感谢赐稿江南,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9-05 20:58: 5 感谢编辑,辛苦了!问好!
2 楼 文友: 2015-09-02 10:41:22 一篇好的小说是能触及读者内心的,这篇文章的语言很接地气,读起来很舒服,对细节的处理也是相当娴熟,可见作者的文笔功力,本人非常欣赏这篇文章,力荐佳作。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9-05 20:59:26 谢谢文友留评,问好!
4 楼 文友: 2015-09-0 16: 1:45 小说贴近生活,值得欣赏阅读,欣赏精彩小说,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江南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9-05 21:00:5 感谢雪儿留评,颂如意!
5 楼 文友: 2015-09-0 16: 2: 6 祝贺加精,期待更多精彩,雪儿敬茶问好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9-05 21:02:1 多谢祝福,问好朋友!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9-05 21:02:46 谢谢关注,问好朋友!
7 楼 文友: 2015-09-0 19:52:41 文章从一开始就埋下伏笔,引出一系列故事,布局巧妙,结构清晰,耐人寻味。欣赏精彩小说!
回复7 楼 文友: 2015-09-05 21:0 : 0 谢谢朋友点评,问好!
8 楼 文友: 2015-09-04 05:44:02 一条好消息给龙坂村带来了轩然 ,到底是怎样的消息呢?随着文字的深入,我们逐渐了解到原来是修路。因为修路而引起的风波,让小小的龙坂村不再平静,也让我们看到了老村长与新村长等众多龙坂村的大人物和小人物,刻画鲜明,结构合理。恭喜加精!江南有你更精彩!
回复8 楼 文友: 2015-09-05 21:04:1 谢谢关注,我会努力的!
9 楼 文友: 2015-09-04 17:40:08 美文,值得欣赏!
回复9 楼 文友: 2015-09-05 21:04:47 感谢关注,问好朋友!孩子总流鼻血
急性腹泻需要吃药吗
儿童眼屎多
一岁宝宝流鼻血
分享到: